第一现场 | “执行悬赏”公布以后……
来源:长安新疆   发布时间: 2019-11-05 11:54:30  作者:如歌

缘 起

2014年9月,万某在杨某弟弟开办的驾校学车期间,杨某弟弟向他借款4万元并承诺付利息1万元,借条上写明“3年内还清”。2015年,杨某弟弟给万某1万元,称是利息。

2016年,万某追要余款,杨某出面,不由分说撕了弟弟打的借条,又以个人名义打了4万元借条,称弟弟的借款他来还。然而,随后却是各种推脱,后来干脆玩起了“失踪”。

2016年4月,万某将杨某诉至库尔勒铁路运输法院。

法庭上,杨某矢口否认自己打过欠条,当法院要求做笔迹鉴定时,他才承认。但杨某依然未按法院判决的时间还款。

2016年7月,万某申请执行。然而,执行法官同样遇到了杨某的各种推脱和躲避,后来也“失踪”了。

三年来,法官多次寻找杨某,未果。

一边是法院用尽了各种执行办法无果,一边是万某为此多次找法院领导要求解决。

此时,该院正和人保财险库尔勒市支公司洽谈借助社会力量助力执行的“执行无忧悬赏”合作项目。法院向万某介绍了该项目。万某由此成为尝试“无忧悬赏”第一人。

10月24日,万某向法院递交了《悬赏执行申请书》。25日,向保险公司缴纳了1000元保险费,拿到了执行期一年的《执行悬赏责任保险保险单》。

此单成为“执行无忧悬赏”保险合作第一单。据悉,也是新疆应用“执行悬赏责任保险”第一单。

公 告


2019年11月1日上午,在库尔勒铁路运输法院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该院与人保财险库尔勒市支公司的执行“无忧悬赏”保险合作签约环节成为最大亮点。“无忧悬赏”是该公司为助力“执行难”推出的新险种。

发布会后,第一张《执行悬赏公告》贴在了库尔勒铁路运输法院大门口的公示栏里。

出 击


15时30分。库尔勒铁路运输法院执行局局长王严伟、副局长吾吉·肉孜一行,携《执行悬赏公告》前往被执行人杨某户籍所在地——库尔勒库尔楚园艺场,张贴公告、落实执行。

17时。贴在库尔楚园艺场的公告引来众多围观者。一个男子看了公告后,问正在张贴公告的法警:“真的有悬赏?”法警点头解释。该男子说:“这个杨某三天前还开着小挖掘机帮我挖坑呢。”

“我问问,看他还在不在?”在一旁的辅警拿了男子的电话拨了过去,称需要请杨某帮助挖坑。电话那端的杨某非常警觉,吞吞吐吐不说在哪里并再三打问打电话人的身份,最后表示一个小时后再联系。

17时12分。“走,我们还是请派出所民警配合一下。”王严伟说。一行人来到园艺场派出所。“几个月前你们来过吧?当时我们民警王鹏飞带你们去他(杨某)父母家找过的。还没找到啊?”副所长外力·阿木提边说边叫来片警王鹏飞,“你再带法院同志们去找找。”

说起杨某,王鹏飞直摇头:“这个人我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过,什么时候打电话,他都说在外地,几件事都和他有瓜葛。我也想见见他。”

18时。一行人已在杨某说的约定地点等候了近四十分钟,仍不见人影。再次给杨某打电话。杨某回话,到七队见面谈。

七队是杨某父亲家所在地。因为所有人都没有见过杨某,路上几个人再次仔细辨认悬赏公告上的杨某,牢牢记住这张脸。

18时10分。终于见到一个人驾驶一辆皮卡车拉着一拖拉机开了过来。“就是他!”几个人异口同声。

被逮个正着的杨某还在辩解。

18时40分。杨某被“请”上法院的车。车上,法官让杨某看了《执行悬赏公告》后,杨某变了脸色。路上,一会儿说心脏不好,一会儿说头晕想吐。

19时34分。车开进库尔勒铁路运输法院。

收 官


19时39分。在法官主持下,双方谈判开始。法官明确告知杨某,今天必须有态度和行动,否则将面临司法拘留。

其间,杨某打出多个求助电话,最终雇他干活的柴某(化名)答应给他先付5000元工资,再借5000元。而万某看着处境落魄的杨某,同意只收回本钱,不计利息。

1个小时20分钟后,谈判有了结果——杨某向万某写了《保证书》和还款计划,向柴某打了欠条。

20时58分。几方签字画押。

21时,柴某和万某互加微信。一分钟后,10000元进入万某微信账户。

21时04分。“万哥,相信我!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还清。”离开的时候,杨某主动向万某伸出手。之后,他们向法官真诚致谢!

执法记录仪记录了事发全过程。

21时30分。王严伟嘱咐同事:“确认那个提供执行线索的关键人,我们与保险公司沟通到位后,尽快落实悬赏事宜。”

举报人是否拿到了悬赏奖金?

平安君将继续关注。


责任编辑:吴幸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