伊犁有约
来源:伊犁日报   发布时间: 2019-08-07 13:28:44  作者:蔺玉武

在有意无意之间,你选择了某个地方,或是某个地方选择了你,于是,这个地方便成了你生命永远的栖息地。

结缘伊犁,我没有丝毫准备。毕业分配,数百名学员列队听命,随时准备奔赴祖国最需要的地方。于是,一纸命令,使我从此与伊犁不离不弃。

1

啊!绿、绿、绿。绿色的山冈、绿色的植被、绿色的林木、绿色的道路,还有那大片大片绿色的田野。车窗外几乎没有别的颜色,对于陌生之地的所有猜测,在绿的刷新下开始重新布局。绿,成为我伊犁记忆永远的底色。

久违了,绿色!绿色,久违了!

脑海里还闪现着 3 年前守防帕米尔高原的苍凉,可眼前却是真实的茫茫绿野。那一望无际的绿,那高远厚重的绿,一层一层如绿云翻卷,终是将我的心儿打动。看着那满眼的绿、浓烈的绿、热情的绿,我的心变得柔软。

一路行进在绿色的地毯上,我的记忆里何曾对新疆有过如此深刻的绿的注释?丘陵、雪域、沙漠、戈壁,仿佛那才最能体现新疆的元素。哦,帕米尔;哦,昆仑山,是你们迷惑了我,还是我误解了你,我不小心被眼前这一片难以置信的绿俘获了。内心深处,几缕酸楚的情愫在剧烈纠缠,努力地辨析着天山南北两个坐标间巨大的差异。又是那一片绿啊,将我此前的认识彻底颠覆,我要重新建立对于新疆的记忆。

汽车走走停停,我倒是希望慢些再慢些,让我好好地看看这一片闻名世界的湿地。听说乌伊公路年年在修,一直在扩,这自然是好事。年年岁岁修

路忙,岁岁年年路两样。路是一种发展的模式和象征,路变了,其他一切都会改变。

绿、绿、绿,除了绿还是绿,在这一片绿色的海洋里,我开始收获生命里新的果实。

2

汽车在快进入果子沟山口前停下来,那是长途车运行的惯例。

不远处一片深色的蓝,一片耀眼的碧,蓝得没了底,碧绿如薄翼,令人惊叹的艳丽清亮,云蒸霞蔚般升腾光鲜。在峰回路转处,突然间出现那样一片广阔无边透亮的蓝,仿佛骤然从地底冒出,又似天幕瞬间展开,或是一只蓝汪汪的大眼睛,妩媚地注视着、灵动着。霎时在目力所及处形成强大磁场,将一切杂色和尘埃统统吸附又净化抛出。那一刻,我被征服了,为生命中从不曾有过的恢弘大气纯净无邪,亦如几年前初次看到帕米尔雪域般震撼。

赛里木湖,美到纯粹的赛里木湖,就这么敞敞亮亮地立在路边,像一群身披蓝纱的舞女,迈着轻盈脚步,扭动曼妙身姿,笑迎每一位远道而来的客人。美极了的赛里木湖,更像一面巨大的蓝色双面胶,将白云、高山、草地抑或天、地、人紧紧地粘在一起,融为一体。静穆中,有微波荡漾,青绿相间的缎带闪着金光扬起薄雾,一种沁透到骨子里的深邃清澈顿时涌遍全身。仅仅在那一刻,我发觉自己已不再是自己,我被那一片蓝融化了。

3

初秋的傍晚,灼热已经散去,丝丝轻风吹起。伊宁街头花团簇拥,三五成群的散步者多起来了。就那么顺着街道,漫无目的地走着看着,慢慢悠悠,懒懒散散,或是随便在哪个烧烤摊位前坐下来,要几串烤肉,来一杯格瓦斯,当然,叫一杯酸奶刨冰也很过瘾。而后又继续前行,走过那些不规则但很整洁的街巷。走着走着,自然地坐在某一户维吾尔族民居前的板凳上,和老乡聊上几句,或是去看看那一处造型精美的院落,陌生而热情的主人一定会递上一碗奶茶,送上一串刚刚摘下的葡萄。你能走进他的家门,说明他家“朋友多多财源滚滚”,你“亚克西、亚克西”地赞叹不已,主人瞬时敬你为尊贵的客人。但你又怕打扰而急着要离开,老阿爸老阿妈呵呵微笑着还在远远地致意。好客,是维吾尔族人的天性,来到门前的都是客人,能进家里坐坐,那是他的荣耀。

某一日独步街头,就势在一冷饮摊位前坐定。年近七旬的摊主精神矍铄,热情健谈。知我初来乍到,又多一份亲切。谈笑间,对伊犁的风土民情、世事变迁、人文史地尽数道来,言语中无不显示出对伊犁这片土地的热爱和赞美。老人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批入疆的建设者,他在伊犁工作生活了40多年,奉献了青春又留下了子孙。说话间,老伴送饭来,大叔兴奋地把一半饭让给我。容不得拒绝,几个热腾腾的包子下肚,顿时变得像一家人般亲切。

多好的老人啊,憨厚、朴实、热情、大气。以后的日子里常常光顾,一对新老旅人,一份边疆情怀,一生忘年知己。

伊犁,处处以别样的景致欢迎你。来到这里,大家都是亲人。

4

其实这一刻,我的头脑里还没有多少风景的概念,只是多着一份舒坦和安静。而且很快,到了自己所期望的边防,密林深处,乌孙山下,当我被所谓的风景包裹的时候,已经不再认为那是一种风景,而是视其为我的家,我的家就是这个样子,我的家处处都是这个样子。多年以后当我离开时,才忽然意识到身处所在,便是世界著名的空中草原,是中国西部一颗璀璨的明珠。在接下来十几年的日子里,我天天身处这样的风景,天天享受着这样的礼遇。霍尔果斯、赛里木湖、库尔德宁、果子沟、那拉提、唐布拉、喀拉峻、乌孙山、康苏沟、昭特河、格登碑……当越来越多的游客来到这里,欣赏、敬仰、考察,我自然又多了一份自豪:守住边防更要守好这一份美丽,在如此美的盛宴里,绝不能辜负了上天的恩泽。

忽然又想起一位游客的赞誉:在伊犁,在边疆,所有的人、所有的物、所有的存在都是风景,都应该被载入国家记忆!

5

来伊犁不能不去伊犁河,在伊犁不能离开伊犁河。在某个阳光灿烂的秋日午后,我特意前行。路上行人不多,一种舒坦敞亮的好心境。思绪间,一行行齐整苍劲的白杨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,那阵势很容易地想到《白杨礼赞》,前辈作家茅盾把新疆的白杨写成了一绝。但此前数次穿行于兰新线,终是没得亲见,也没能亲悟到“白杨军团”的壮美。但今天,又是在无意之间,领略了这样一番“白杨风骨”。一株株一排排,壮硕挺拔,遮天蔽日,直冲云霄,迎风的一侧树干似有伤痕,但依然笔挺,迎风傲立,一种担当和俊美,使人立刻联想到“白杨之城”的前世今生。有些美,一旦摄入心灵便不再外露,如白杨于我。

伊犁河,宁静而淡定,没有一丁点的张扬和粉饰,就那么大方而平静地流淌着。此时,正有万道霞光泼向河面,霎时闪起一片金色的斑驳,那河水、那堤坝、那杨柳、那芦苇,被披上耀眼厚重的纱幔,又被一层层地剥出万种风情。偶尔有牵马的商贩在河堤吆喝,不时有情侣泛舟穿行,一群孩子正在沙滩游戏,几位垂钓者悠然自得。而桥头上,正有几个赤裸的少年纵身跳下,水面上溅起一片片水花,惊呼声中争论高下,而在近旁就有孩子的父母。不知河水的温度深浅、冷暖,便无法直立着在河边生长,父母毅然把孩子推下桥头,他们绝不培养温室里的小草。诚然,那条“母亲河”也不时会吞噬生命,但气魄和胆识是人的根基,从小造就,不可或缺,这亦是伊犁河的风骨和传承。

在这个城市的边缘,还藏着如此原生态的一份质朴,不能不使人倍加珍惜。

伊犁河啊,你从雪山走来,又流向异域,浩浩荡荡,纵歌千里。你滋养着沿岸千百万生命,浇灌出百万顷的良田牧场,却从来低调,无怨无悔,默默呵护着一簇簇、一片片、一代代无与伦比的美丽……

责任编辑:王诗文